十二月

周末,久违的熬夜。如微醺之人滑稽地证明自己清醒,晕着头聊天。

午后醒来,拉开窗帘,阳光扎在脸上。像不小心被辣到,道不明究竟是身体的哪个部位,微痒、刺痛。

不断向下划着外卖列表,却无法感受到任何食欲。最后只是下单了一杯热美式。饿了再说吧,我想。

拉开阳台的门,任凭凉风闯入。清冽的空气让我逐渐恢复清醒,于是抄起一本书,拍拍屁股,席地而坐。

 

好在不断跳票中已做好了不达预期的心理准备,对 2077 的表现并没有过多惊讶,平静地退了款。想到 CDPR 公司的开发者们要一边承担来自全世界玩家的骂声,一边加班修 bug,有点难过…

被期待就是会这样,失去不完美的权利。

公司的绩效考评会公开一些积极的同事评价,仅仅是鼓励大家吗?集体不能够停止前进,所以必须有人被淘汰,也必须有人站出来被期待。Boss 一定要表现出凶凶地样子,给糖吃之前也必须先打一巴掌。所有人都要用数据说话,直觉容易犯错,只能作为辅助。不能随意表露情绪,即便有,也必须从中挖掘出一些能够称之为总结的玩意。因为想要生存下去,所以即便是不太喜欢的事,也要表现得很积极。因为大家都很忙,所以都学会了冷漠地热情。

我不讨厌。我不讨厌这座城市、不讨厌零下的气温、不讨厌大望路上的每一个行人。cause these means noting to me.

这座城市就像一台高级抽水马桶。有恒温坐垫和冲pp的热水,却依旧处理不了人们的屎尿和悲伤。只能狡猾地利用水的势能,把它们转移到看不见的地方。但是,管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