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言碎语

从某个惘然的时刻起,开始难以写下成句的话语

剩一些支离的片段,熟悉的景物,胶片电影般放映,被删去了声音


在燃气灶上点燃一根香烟

摇晃啤酒

哗啦,呲

不喝,只是听着

气泡碎裂

享受片刻不属于自己的自己


用屏幕上的两个数字

向麦当劳换取两千大卡的廉价能量

凶狠地撕咬、咀嚼

无力地吞咽、抽泣


银行短信送上的生日祝福

冰箱里发霉的佐餐酱

不小心飞出窗外的蛾蠓

书架上摆了许久未拆封的书

汉堡里沾满沙拉酱的蔬菜

周一被闹铃惊醒的人们


公交上脚边的暖片提前听到窗外柳枝爆裂

又一个冬天过去,依旧没能学会发光


用旧电线、二胡弦和咖啡滤纸

缠成印第安人的捕梦网

奢望它滤走潜藏在夜里,插入我胸膛的东西


冲一壶咖啡

把滤渣留下

房间里便不再有尘土气


洗衣机「滴」的轻响

晒袜子、叠袜子


电线杆歪斜着

囿于蝇营狗苟

它是不是也期待一场矫枉过正?


冬坠落了

砸起三个句点

春嘴唇翕动

我终于读懂:

「禁止寒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