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duating

毕业一记

Posted by Coink on June 4, 2016

毕业典礼

我们的毕业典礼就是在上课时间,从楼上飘下论公斤计的试卷尸体,漫天飞雪,仿佛身处白色相簿的季节(白你麻痹),然后冷不丁混入一抹红,定睛一看,卧槽,卧倒,他妈的是挂炮,接着噼里啪一通乱炸,欢呼声中,一群没心没肺的小萝卜头掏出违禁品手机,平板电脑,拍照,录像,扫地的大叔黑着脸→🌚,拿着大铁铲,休嘿咻嘿的挖着卷子,还得提防着从天而降的炮仗

班主任胡乱的重复说着高考注意事项,我们一边点着头,一边抓紧了手中撕成碎片的试卷(当然我没有撕,还得留着卖钱呢),班主任不许我们撕,但要毕业了谁理你啊

随着稀稀拉拉的鞭炮声,School Days高中生活也算是正式宣告结束,年轻的勇者们踏上征途,准备走出新手村,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这就是我们没有卒业式的毕业典礼。

さようなら、

同学

我回绝了所有的留言册,同学录,一方面是自己写出来的东西和平常几乎是两个性格,怕吓到别人,另一方面,我并不觉得这有什么意义,翻出小学,中学的同学录,随意翻看,除了扬起的灰尘,剩下的只剩下“这家伙是谁?”←的疑问。不是我冷漠,我们不是每个人的挚友,艾宾浩斯遗忘曲线告诉我们,一些家伙,你很久不联系的话,是会忘得一干二净的。有人也许会说,高中不一样,高中的感情比其他关系stronger,对啊,正是这样,我才会选择不写留言,人无时无刻不在改变,保持联系总比留下些千篇一律的文字要好吧。

因为是农村学校,没有新闻里看到的城市学校里的各种问题,同学之间也会有小矛盾,但是全都是“看你不爽就写在脸上”←的感觉,不爽了就在教室菜鸡互啄的怼两拳,几个和事佬冲上去,拉开,几堂课之后,气消了,该咋玩咋玩,啥事没有。

走进大学,可能会遇上很多大城市孩子,同学关系会是什么样子我也很忐忑,毕竟自己社交技能点无限接近于0,愿我和的朋友们都能被真诚对待吧。

高考

让我感到害怕的是,我似乎产生了“还有好几天才高考嘛”←这样危险的想法,不过托这种想法福,我的心情还算平静,再加上对未来不算迷惘,也知道接下来该做的事,所以不算很害怕高考。嘛,朋友说高考就像出生,以后成长的路还长,那我想,我这算是先天残废咯?那只好身残志坚了(

恋爱

没有。

最后…

戴着自己的第二条潜39耳机,听着giligilieye,小口啜饮着伊利纯牛奶,闻着晚饭的香味,看了眼手表,嗯,该吃饭了,今天周几?晚自习是啥来着…………咦

没有晚自习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