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京

在北京,

出租屋的桌子,

不知是否水土不服,

瘦的叫人担心。

两脚悬空,两脚踮起。

是怕多占了房东的地?

 

在北京,

谁都有希望跨越阶级,

只要咱们肯努力。

老家有位工友叫“过道”,

去年来了北京,

嘿!

听说现在荣升了“起居室”。

他家人在村里,

脸上都带着神气。

 

在北京,

忙碌的公交尽职尽责,

驮着人们的喜怒哀乐,

从深夜开往清晨。

它短暂的梦里,

会不会有梦魇作祟,

向它低语:

加速!加速!

别等发动机老化,

别等年轻的地铁取代你…

 

在北京,

在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