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缸和石头

又一次出门忘带伞,折返去取,公交还来得及。我贪婪地呼吸著湿润空气,告慰劳苦功高的鼻黏膜。雨天我不会戴上耳机,这样不会错过任何一秒无法重复的白噪音。


长着四只圆脚的漂亮鱼缸缓缓前进,雨点透过孔隙亲吻鱼儿们的面颊。扭头又隐身于丛林,轻浮却讨喜。


我又开始用“聪明”的理由避开社交活动,即便只是公司聚餐。身体中似乎有另一个“说我者”,不断强调自己的同一性,但又想要分裂出 otherness。想,但不能想;一个挺起胸,一个低下头。


西西弗斯听著塞壬之歌入睡,醒来后却再也找不到那块证明自己存在的石头。他终于走到山顶,却只瞥见望而不及的天空,陷入吞噬回应的沼泽地。对了!可不可以请求墨杜莎,让自己变成那块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