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你没有五十法郎寻求精神分析治疗...

拉康派精神分析的一大重要意义就是让患者走出移情,从而转向对自己的依靠,最终穿越幻想。这篇文章是我的一次不正经实验,是从结论出发,推导出如何在没有精神分析师参与的情景下做到这一点。

先说结论,那就是:不向任何人倾诉,写下症状,悄悄放在世界上。

这么做有两点理由:

首先,向人倾诉是一种移情:我希望通过讲述自身的症状、经历,触达一种被理解的状态 —— 但倾听者一定是个我所熟悉的个体,而这种熟悉让我们我不足以将对方视为大他者。

其次,借用加缪的一句话:「…最为经常的是我们对和我们相似,和我们有着共同弱点的人吐露心迹。因此,我们并不希望改掉我们的弱点,也不希望变得更好… 我们只是希望在我们的道路上受到怜悯和鼓励。[1]」。我希望倾诉的人,身上必定有着同类的气息,我清楚对方可以听懂我 —— 也正因为这样,我才不愿倾诉:一个拥有理解他人痛苦能力的人,自然也无法处理这些痛苦。与其说是不愿意倾诉,倒不如说更多的是不舍得。

接着说说我的实验方法:我将我的症状、经历,公开在网络上 —— 如你所见,从这一刻起,所有能够访问互联网的人,都拥有了访问这些文本,即随意阅读我焦虑的权限。这个被授权的集合,或者说,互联网本身,构成了一个终极大他者。

这个被我们所建构的大他者,毫无疑问,是沉默的:相对于互联网的庞大用户群,真正能够读到这些文本的人少之又少,这些文本在某种意义上依旧是隐匿的。于是,这位大他者虽然占据着中心位置,却无法满足我试图填补大他者的欲望(因为没有回应)。

而这正是我所期望看到的。通过这种沉默,主体才能够直面大他者的匮乏,进而发现大他者的内在不一致性。正如齐泽克的解释:「精神分析治疗中,没有精神分析家的在场[2]」。这种「诈欺」,让人不再希望得到对症状、对问题的标准回答,反而能够转向自身,重新构建思考。

[1]《局外人》

[2]《享受你的症状》3.2 节